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鲁迅小说《离婚》原文全文在线阅读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3-12-7 16:05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“阿阿,木叔!新年恭喜,发财发财!”4 ], ~& `9 a. {: N# f. Q

% v- ]' \7 n$ o“你好,八三!恭喜恭喜!……”
% O7 u8 n3 R: a2 p! D; l* Q. E& S% F2 s+ c) b
“唉唉,恭喜!爱姑也在这里……”
; C' Q4 C1 C$ _1 n  a
2 s+ L9 S# w: z7 {' M. V( H% |“阿阿,木公公!……”
3 K/ C9 D7 f& a+ Z
# u# G, [7 d% G& `" @2 t$ O庄木三和他的女儿——爱姑——刚从木莲桥头跨下航船去,船里面就有许多声音一齐嗡的叫了起来,其中还有几个人捏着拳头打拱;同时,船旁的坐板也空出四人的坐位来了。庄木三一面招呼,一面就坐,将长烟管倚在船边;爱姑便坐在他左边,将两只钩刀样的脚正对着八三摆成一个“八”字。7 F4 F; p) G. d. r

8 Q* S! K  s7 w, e; J9 u$ V/ ^“木公公上城去?”一个蟹壳脸的问。
3 x& c/ D8 }0 Z5 z
. O% `+ B8 t" S2 k5 e“不上城,”木公公有些颓唐似的,但因为紫糖色脸上原有许多皱纹,所以倒也看不出什么大变化,“就是到庞庄去走一遭。”0 W" ~7 h. ?5 o  x: D6 p/ S" {

- K% T" z( D8 a合船都沉默了,只是看他们。/ u' a/ z" o: I
7 g- _3 w) Y1 v: u/ J+ `
“也还是为了爱姑的事么?”好一会,八三质问了。
* ~3 j, B& S3 u" l- X: |% o, [0 s$ k; Q! T! S( n/ N& ]# A7 Y
“还是为她。……这真是烦死我了,已经闹了整三年,打过多少回架,说过多少回和,总是不落局……。”4 `# k5 B; Q( p" {
* ^" s) V0 K9 [6 T% M
“这回还是到慰老爷家里去?……”
2 D* k: G& ?+ e# T
2 m. E  ~) h5 r! S, U; }* U“还是到他家。他给他们说和也不止一两回了,我都不依。这倒没有什么。这回是他家新年会亲,连城里的七大人也在……。”
5 k1 D; d$ f+ c- j# ]3 d3 K9 F7 H( G8 d
“七大人?”八三的眼睛睁大了。“他老人家也出来说话了么?……那是……。其实呢,去年我们将他们的灶都拆掉了,〔2〕总算已经出了一口恶气。况且爱姑回到那边去,其实呢,也没有什么味儿……。”他于是顺下眼睛去。# E! q( }6 S7 A( E
* s& t, q3 A# g7 E! W
“我倒并不贪图回到那边去,八三哥!”爱姑愤愤地昂起头,说,“我是赌气。你想,小畜生姘上了小寡妇,就不要我,事情有这么容易的?老畜生只知道帮儿子,也不要我,好容易呀!七大人怎样?难道和知县大老爷换帖〔3〕,就不说人话了么?他不能像慰老爷似的不通,只说是走散好走散好。我倒要对他说说我这几年的艰难,且看七大人说谁不错!”
1 Y6 r. {; g+ a& s9 |
4 ]7 ^9 }3 ], F% |八三被说服了,再开不得口。+ ?3 Q2 K! `( r6 ~0 m2 {, G4 ]$ Z

4 }' [; b6 A% b; g; {/ O只有潺潺的船头激水声;船里很静寂。庄木三伸手去摸烟管,装上烟。
: I$ [/ [8 l( R$ d1 x
8 K( y# g" A, \: H. b& ?/ a斜对面,挨八三坐着的一个胖子便从肚兜里掏出一柄打火刀,打着火线,给他按在烟斗上。
9 ]. Y- K" [! X
( J: W: q- |) u  J- i) H“对对。”①木三点头说。: e9 a4 {' [1 h& _- B
( L: \# B" c* z. f! ~* T: A6 n
“我们虽然是初会,木叔的名字却是早已知道的。”胖子恭敬地说。“是的,这里沿海三六十八村,谁不知道?施家的儿子姘上了寡妇,我们也早知道。去年木叔带了六位儿子去拆平了他家的灶,谁不说应该?……你老人家是高门大户都走得进的,脚步开阔,怕他们甚的!……”) Y8 c2 J5 s/ }/ A3 u8 w

! z" [, e, b* v, h  ]- j“你这位阿叔真通气,”爱姑高兴地说,“我虽然不认识你这位阿叔是谁。”
6 u; i. U3 z. ]( w* H! u! l
& d& Z; w; X5 x% i“我叫汪得贵。”胖子连忙说。
; x- C: Z6 G2 B2 B  p
4 n- a; M& ^! i6 [6 h! l“要撇掉我,是不行的。七大人也好,八大人也好。我总要闹得他们家败人亡!慰老爷不是劝过我四回么?连爹也看得赔贴的钱有点头昏眼热了……。”
4 i* T$ X! j% Q. h5 O2 ?! v6 k/ U! r" y1 ~  F4 [
“你这妈的!”木三低声说。1 F2 A, _* n/ n3 y+ U6 a8 ?& j
; p9 ?0 c: A, w: `8 F+ B+ U
“可是我听说去年年底施家送给慰老爷一桌酒席哩,八公公。”蟹壳脸道。2 ~4 h% q/ S5 V" j% N/ _5 H) o
4 a$ z5 H9 P; C* {. e
“那不碍事。”汪得贵说,“酒席能塞得人发昏么?酒席如果能塞得人发昏,送大菜〔4〕又怎样?他们知书识理的人是专替人家讲公道话的,譬如,一个人受众人欺侮,他们就出来讲公道话,倒不在乎有没有酒喝。去年年底我们敝村的荣大爷从北京回来,他见过大场面的,不像我们乡下人一样。他就说,那边的第一个人物要算光太太,又硬……。”
/ s( f/ B% a& M- `& V. V
; H( Q5 Q9 s6 ]( l* F6 x  h“汪家汇头的客人上岸哩!”船家大声叫着,船已经要停下来。$ g5 `: a2 u4 A) b
  q+ L% L1 ?& W/ \; o
“有我有我!”胖子立刻一把取了烟管,从中舱一跳,随着前进的船走在岸上了。
8 V* d" N9 _( N5 t) q' w8 N  R5 S0 T
“对对!”他还向船里面的人点头,说。
0 x% Y: O4 o" q9 G5 U6 Z1 \8 ^, x
& h$ }# s2 n5 v4 |船便在新的静寂中继续前进;水声又很听得出了,潺潺的。八三开始打磕睡了,渐渐地向对面的钩刀式的脚张开了嘴。前舱中的两个老女人也低声哼起佛号来,她们撷着念珠,又都看爱姑,而且互视,努嘴,点头。
( k. K# w: T& g2 T
  G. k' H# m& q) G" P+ s3 h爱姑瞪着眼看定篷顶,大半正在悬想将来怎样闹得他们家败人亡;“老畜生”,“小畜生”,全都走投无路。慰老爷她是不放在眼里的,见过两回,不过一个团头团脑的矮子:这种人本村里就很多,无非脸色比他紫黑些。" m" g7 T7 _! w4 r- f7 M, x+ b

' s) G5 F0 |) S  _& _庄木三的烟早已吸到底,火逼得斗底里的烟油吱吱地叫了,还吸着。他知道一过汪家汇头,就到庞庄;而且那村口的魁星阁〔5〕也确乎已经望得见。庞庄,他到过许多回,不足道的,以及慰老爷。他还记得女儿的哭回来,他的亲家和女婿的可恶,后来给他们怎样地吃亏。想到这里,过去的情景便在眼前展开,一到惩治他亲家这一局,他向来是要冷冷地微笑的,但这回却不,不知怎的忽而横梗着一个胖胖的七大人,将他脑里的局面挤得摆不整齐了。
& v9 I% h4 j6 `0 x' [& J: G+ r. Y* `+ G$ ^; O) z, l4 g8 a
船在继续的寂静中继续前进;独有念佛声却宏大起来;此外一切,都似乎陪着木叔和爱姑一同浸在沉思里。(余下内容在评论区
4 D3 ^7 j) o+ O; {, R. S; m6 e
$ E* }) M; N* Y' [5 a  B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7 16:06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木叔,你老上岸罢,庞庄到了。”
  ~6 \1 _- T2 D* y
( h- g3 O$ v& I木三他们被船家的声音警觉时,面前已是魁星阁了。他跳上岸,爱姑跟着,经过魁星阁下,向着慰老爷家走。朝南走过三十家门面,再转一个弯,就到了,早望见门口一列地泊着四只乌篷船。. }! z  k; A& \! w- Y1 u! H
, n/ x$ f% T/ b, J. H) Q. k7 _& ]
他们跨进黑油大门时,便被邀进门房去;大门后已经坐满着两桌船夫和长年。爱姑不敢看他们,只是溜了一眼,倒也并不见有“老畜生”和“小畜生”的踪迹。9 `. b/ a  d% k4 x$ z
  d$ }( p% l; V+ X. q& y0 ]
当工人搬出年糕汤来时,爱姑不由得越加局促不安起来了,连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。“难道和知县大老爷换帖,就不说人话么?”她想。“知书识理的人是讲公道话的。我要细细地对七大人说一说,从十五岁嫁过去做媳妇的时候起……。”: {4 J, v. T5 g2 X7 V$ g- `
. S1 L% @  I5 Y- N  Y- M
她喝完年糕汤;知道时机将到。果然,不一会,她已经跟着一个长年,和她父亲经过大厅,又一弯,跨进客厅的门槛去了。
1 ~$ E6 W. Y) n, W9 p+ Q
( x4 {" x6 W6 Z0 E6 |1 N客厅里有许多东西,她不及细看;还有许多客,只见红青缎子马挂发闪。在这些中间第一眼就看见一个人,这一定是七大人了。虽然也是团头团脑,却比慰老爷们魁梧得多;大的圆脸上长着两条细眼和漆黑的细胡须;头顶是秃的,可是那脑壳和脸都很红润,油光光地发亮。爱姑很觉得稀奇,但也立刻自己解释明白了:那一定是擦着猪油的。' R, I& u( R( v8 ]

$ Z7 H& }# J. O8 t“这就是屁塞〔6〕,就是古人大殓的时候塞在屁股眼里的。”七大人正拿着一条烂石似的东西,说着,又在自己的鼻子旁擦了两擦,接着道,“可惜是新坑。倒也可以买得,至迟是汉。你看,这一点是水银浸……。”
* E; C5 J  |$ G7 v4 P& n7 w$ ^9 \/ r; k6 x
“水银浸”周围即刻聚集了几个头,一个自然是慰老爷;还有几位少爷们,因为被威光压得像瘪臭虫了,爱姑先前竟没有见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7 16:07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她不懂后一段话;无意,而且也不敢去研究什么“水银浸”,便偷空向四处一看望,只见她后面,紧挨着门旁的墙壁,正站着“老畜生”和“小畜生”。虽然只一瞥,但较之半年前偶然看见的时候,分明都见得苍老了。
4 ^( g  j+ t$ T
$ @9 }/ }7 H; e# K" I; [接着大家就都从“水银浸”周围散开;慰老爷接过“屁塞”,坐下,用指头摩挲着,转脸向庄木三说话。. k( }  s- o* X2 Z
3 h& X3 h% W0 Q( n4 H) Y+ X
“就是你们两个么?”- G3 C2 G4 X+ y5 e7 ~6 l4 u- \

1 I% c/ {7 r" t( Q“是的。”
  D+ C1 y( \2 o
( w7 M  \. g. S6 w, q. {4 {“你的儿子一个也没有来?”4 ~7 o* n3 o' o  d# q

! [# f- ^4 c6 Z' G! u6 C6 H) z* q8 g“他们没有工夫。”. v) g- z4 r7 c& I

  d7 n' u1 _5 p9 i“本来新年正月又何必来劳动你们。但是,还是只为那件事,……我想,你们也闹得够了。不是已经有两年多了么?我想,冤仇是宜解不宜结的。爱姑既然丈夫不对,公婆不喜欢……。也还是照先前说过那样:走散的好。我没有这么大面子,说不通。七大人是最爱讲公道话的,你们也知道。现在七大人的意思也这样:和我一样。可是七大人说,两面都认点晦气罢,叫施家再添十块钱:九十元!”
) \' v: G3 {8 B' {( |# i) e7 N8 b) m' G- ]1 U4 Q
“…………”+ h8 r# R* H- L4 m" w

7 e% P/ |, u; Q“九十元!你就是打官司打到皇帝伯伯跟前,也没有这么便宜。这话只有我们的七大人肯说。”
, H4 v" r& R2 `
7 \& v8 K( H$ A" v8 h6 W七大人睁起细眼,看着庄木三,点点头。
5 w: p' \+ Z3 d' ?" ?
( }$ A% i. J0 m- @% I/ n. c4 e- f爱姑觉得事情有些危急了,她很怪平时沿海的居民对他都有几分惧怕的自己的父亲,为什么在这里竟说不出话。她以为这是大可不必的;她自从听到七大人的一段议论之后,虽不很懂,但不知怎的总觉得他其实是和蔼近人,并不如先前自己所揣想那样的可怕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7 16:07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七大人是知书识理,顶明白的;”她勇敢起来了。“不像我们乡下人。我是有冤无处诉;倒正要找七大人讲讲。自从我嫁过去,真是低头进,低头出,一礼不缺。他们就是专和我作对,一个个都像个气杀钟馗〔7〕。那年的黄鼠狼咬死了那匹大公鸡,那里是我没有关好吗?那是那只杀头癞皮狗偷吃糠拌饭,拱开了鸡橱门。那小畜生不分青红皂白,就夹脸一嘴巴……。”; H/ g% M; Q/ ~5 A- A3 \& `

- O* P, r! v) ?七大人对她看了一眼。: d( y$ v4 G7 l
5 @' a9 k7 G  i, q& D: ~
“我知道那是有缘故的。这也逃不出七大人的明鉴;知书识理的人什么都知道。他就是着了那滥婊子的迷,要赶我出去。我是三茶六礼〔8〕定来的,花轿抬来的呵!那么容易吗?……我一定要给他们一个颜色看,就是打官司也不要紧。县里不行,还有府里呢……。”
; G4 P$ c- R! o* w5 y( A/ @! l% Z- ^$ R9 U
“那些事是七大人都知道的。”慰老爷仰起脸来说。“爱姑,你要是不转头,没有什么便宜的。你就总是这模样。你看你的爹多少明白;你和你的弟兄都不像他。打官司打到府里,难道官府就不会问问七大人么?那时候是,公事公办,那是,……你简直……。”
+ o; M5 }1 B( P! @! y9 M2 y4 ]: R9 J% z% I0 I
“那我就拚出一条命,大家家败人亡。”
& D; k( W: \& I' w; l1 I6 ]9 `6 V, t% O+ X( l
“那倒并不是拚命的事,”七大人这才慢慢地说了。“年纪青青。一个人总要和气些:和气生财。对不对?我一添就是十块,那简直已经是天外道理了。要不然,公婆说走!就得走。莫说府里,就是上海北京,就是外洋,都这样。你要不信,他就是刚从北京洋学堂里回来的,自己问他去。”于是转脸向着一个尖下巴的少爷道,“对不对?”0 G. i- F' q7 c" ^
! ^3 k  q9 P, Y4 e
“的的确确。”尖下巴少爷赶忙挺直了身子,必恭必敬地低声说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7 16:08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爱姑觉得自己是完全孤立了;爹不说话,弟兄不敢来,慰老爷是原本帮他们的,七大人又不可靠,连尖下巴少爷也低声下气地像一个瘪臭虫,还打“顺风锣”。但她在胡里胡涂的脑中,还仿佛决定要作一回最后的奋斗。
9 ^1 r0 p, x4 ~+ W, a5 i' w; C) S5 r8 @- }9 X
“怎么连七大人……。”她满眼发了惊疑和失望的光。“是的……。我知道,我们粗人,什么也不知道。就怨我爹连人情世故都不知道,老发昏了。就专凭他们老畜生小畜生摆布;他们会报丧似的急急忙忙钻狗洞,巴结人……。”
. d. B% Z2 H( A1 A1 r% G0 h5 A; G- W9 K
“七大人看看,”默默地站在她后面的“小畜生”忽然说话了。“她在大人面前还是这样。那在家里是,简直闹得六畜不安。叫我爹是老畜生,叫我是口口声声小畜生,逃生子②。”
' J: S5 Q  \0 W9 q" D/ b7 M" N+ N# r- ]# t" E- n
“那个娘滥十十万人生的叫你逃生子?”爱姑回转脸去大声说,便又向着七大人道,“我还有话要当大众面前说说哩。他那里有好声好气呵,开口贱胎,闭口娘杀。自从结识了那婊子,连我的祖宗都入起来了。七大人,你给我批评批评,这……。”) p7 c( Q' D9 D8 h) e
0 X; `% ]% U2 u4 o4 t% p
她打了一个寒噤,连忙住口,因为她看见七大人忽然两眼向上一翻,圆脸一仰,细长胡子围着的嘴里同时发出一种高大摇曳的声音来了。: P" {; q+ ^2 _$ _% F
) F7 F; B8 G. f  G% E" G
“来--兮!”七大人说。
' L" Y" |' q4 o7 W" r4 ?$ o- G# g6 J2 I* S( H: v
她觉得心脏一停,接着便突突地乱跳,似乎大势已去,局面都变了;仿佛失足掉在水里一般,但又知道这实在是自己错。: z" I2 Q* V4 Y; f3 H; {& j

- Q3 ?) {; G* }* O' U; G立刻进来一个蓝袍子黑背心的男人,对七大人站定,垂手挺腰,像一根木棍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7 16:08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全客厅里是“鸦雀无声”。七大人将嘴一动,但谁也听不清说什么。然而那男人,却已经听到了,而且这命令的力量仿佛又已钻进了他的骨髓里,将身子牵了两牵,“毛骨耸然”似的;一面答应道:0 F& F' [! x& c! N: A2 z
; j; S+ T' N" V3 N8 _3 ~
“是。”他倒退了几步,才翻身走出去。
: \  @6 m+ J$ o* n1 }+ O# S: i3 l5 y1 D
爱姑知道意外的事情就要到来,那事情是万料不到,也防不了的。她这时才又知道七大人实在威严,先前都是自己的误解,所以太放肆,太粗卤了。她非常后悔,不由的自己说:
8 Z/ X" i4 h  G% Q) }6 K1 K- r& _/ X0 Y0 N2 U9 v) n$ R
“我本来是专听七大人吩咐……。”) U+ B5 }, w, r) w$ W/ W7 l
3 `' R+ m6 u, M5 {4 P9 N5 x
全客厅里是“鸦雀无声”。她的话虽然微细得如丝,慰老爷却像听到霹雳似的了;他跳了起来。  y9 j# @* b8 {

1 M8 L2 g; |; _“对呀!七大人也真公平;爱姑也真明白!”他夸赞着,便向庄木三,“老木,那你自然是没有什么说的了,她自己已经答应。我想你红绿帖〔9〕是一定已经带来了的,我通知过你。那么,大家都拿出来……。”3 W3 y* Z9 j" f5 q0 g( n

8 ?- Z: @; N2 {2 U; c, F; X! P爱姑见她爹便伸手到肚兜里去掏东西;木棍似的那男人也进来了,将小乌龟模样的一个漆黑的扁的小东西〔10〕递给七大人。爱姑怕事情有变故,连忙去看庄木三,见他已经在茶几上打开一个蓝布包裹,取出洋钱来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7 16:09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七大人也将小乌龟xx拔下,从那身子里面倒一点东西在真心上;木棍似的男人便接了那扁东西去。七大人随即用那一只手的一个指头蘸着掌心,向自己的鼻孔里塞了两塞,鼻孔和人中立刻黄焦焦了。他皱着鼻子,似乎要打喷嚏。2 d8 c) K0 ?' i- Q
& w! c3 j3 u( T7 b0 s6 [) ^6 A3 }/ E) q+ h
庄木三正在数洋钱。慰老爷从那没有数过的一叠里取出一点来,交还了“老畜生”;又将两份红绿帖子互换了地方,推给两面,嘴里说道:
) y8 e/ O8 K+ @; `! D) r5 K! T( [7 X% V) _
“你们都收好。老木,你要点清数目呀。这不是好当玩意儿的,银钱事情……。”
5 m: O6 V/ A' R7 ~( g* w
; O' O3 h0 ?1 c“呃啾”的一声响,爱姑明知道是七大人打喷嚏了,但不由得转过眼去看。只见七大人张着嘴,仍旧在那里皱鼻子,一只手的两个指头却撮着一件东西,就是那“古人大殓的时候塞在屁股眼里的”,在鼻子旁边摩擦着。
# P" b4 O, E- N: x9 y9 f/ P. ^5 ?% F
  k* a0 L1 j: j9 U1 O! e好容易,庄木三点清了洋钱;两方面各将红绿帖子收起,大家的腰骨都似乎直得多,原先收紧着的脸相也宽懈下来,全客厅顿然见得一团和气了。
! A* t$ b; j4 h" ~
' t7 m, N+ V% {. l“好!事情是圆功了。”慰老爷看见他们两面都显出告别的神气,便吐一口气,说。“那么,嗡,再没有什么别的了。恭喜大吉,总算解了一个结。你们要走了么?不要走,在我们家里喝了新年喜酒去:这是难得的。”
; r% B( q( I# D  c3 ]- C2 Y2 ]" u
5 z, q: Q. T, I* L- H3 l' s- o4 F“我们不喝了。存着,明年再来喝罢。”爱姑说。
4 n" v& k. r% b4 s6 m& r$ Z3 m6 I% D$ K9 ^7 R0 {
“谢谢慰老爷。我们不喝了。我们还有事情……。”庄木三,“老畜生”和“小畜生”,都说着,恭恭敬敬地退出去。; [& `7 C( m. c* ~( V+ g  p
& R: [  G  q. Z$ h+ |4 g8 J
“唔?怎么?不喝一点去么?”慰老爷还注视着走在最后的爱姑,说。
: `- h6 [3 V8 x  i9 d8 p+ P& o8 y! D( h; ^# L$ J2 h- |
“是的,不喝了。谢谢慰老爷。”  h6 j' R) S4 p' n% l( V
* h/ U2 _& w. s  J' y6 i1 d% O
一九二五年十一月六日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7 16:10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注释
$ |9 K6 ?! d$ ]2 S+ K( [
& q5 u- Z; V$ t9 B①“对对”是“对不起对不起”之略,或“得罪得罪”的合音:未详。——作者原注。
, X- g1 E/ Z% m  S! u" w
, R$ f) [) }3 j! f9 ^②私生儿。——作者原注。* j1 e3 a, \7 ~) ^$ q1 V
; K4 G: `8 }5 z
〔1〕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北京《语丝》周刊第五十四期。$ B( @5 N1 z& x: \& [# E& r2 Z
6 u' n* `8 G0 j) P
〔2〕拆灶是旧时绍兴等地农村的一种风俗。当民间发生纠纷时,一方将对方的锅灶拆掉,认为这是给对方很大的侮辱。
2 I; s( t+ r3 Z' F' L" Q& V8 b7 g+ c& W3 k4 z( \' T2 u9 ~/ o; g% @+ p1 D
〔3〕换贴旧时朋友相契,结为异姓兄弟,各人将姓名、生辰、籍贯、家世等项写在帖子上,彼此交换保存,称为换帖。% a+ k8 R8 ?' |
6 I/ R0 ?2 {1 E; t
〔4〕大菜旧时对西餐的俗称。
( Z/ s, M% }' r, T, a3 |$ U% S2 _: _
9 i( M& ]! g: t〔5〕魁星阁供奉魁星的阁楼。魁星原是我国古代天文学中所谓二十八宿之一奎星的俗称。最初在汉代人的纬书《孝经援神契》中有“奎主文昌”的说法,后奎星被附会为主宰科名和文运兴衰的神。4 ^& G0 |3 S6 n0 `
  o& v; J# N* ~+ O  T/ ^  `) K0 d+ d* n
〔6〕“屁塞”古时,人死后常用小型的玉、石等塞在死者的口、耳、鼻、肛门等处,据说可以保持尸体长久不烂。塞在肛门的叫“屁塞”。殉葬的金、玉等物,经后人发掘,其出土不久的叫“新坑”,出土年代久远的叫“旧坑”,又古人大殓时,常用水银粉涂在尸体上,以保持长久不烂;出土的殉葬的金、玉等物,浸染了水银的斑点,叫“水银浸”。
$ L4 y% |/ b8 S0 [2 o5 o6 ~
. Z/ y2 w" R6 P) @2 x7 J* S〔7〕“气杀钟馗”据旧小说《捉鬼传》:钟馗是唐代秀才,后来考取状元,因为皇帝嫌他相貌丑陋,打算另选,于是“钟馗气得暴跳如雷”,自刎而死。民间“气杀钟馗”(凶相、难看的面孔等意思)的成语即由此而来。# w% N, k; t9 O# Y: W* d

1 _4 U( E+ F$ }" y$ O' N〔8〕三茶六礼意为明媒正娶。我国旧时习俗,娶妻多用茶为聘礼,所以女子受聘称为受茶。据明代陈耀文的《天中记》卷四十四说:“凡种茶树必下子,移植则不复生,故俗聘妇必以茶为礼,义固有所取也。”“六礼”,据《仪礼?士昏礼》(按昏即婚),即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请期、亲迎六种仪式。
1 r% G' d7 ]- G; m  g/ ?) m& q/ D
% W) ~0 E/ r5 A' `" H〔9〕红绿帖旧时男女订婚时两家交换的帖子。
& H1 u5 I" M- @
8 }* c0 l! ^* Q) d2 v6 o〔10〕指鼻烟壶。鼻烟是一种由鼻孔吸入的粉末状的烟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