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《祝福》鲁迅短篇小说全文在线阅读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3-12-6 18:47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,村镇上 不必说,就在天空中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。灰白色的沉重的晚云中间时时发出闪光,接着一声钝响,是送灶的爆竹;近处燃放的可就更强烈了,震耳的大音还没 有息,空气里已经散满了幽微的火药香。我是正在这一夜回到我的故乡鲁镇的。虽说故乡,然而已没有家,所以只得暂寓在鲁四老爷的宅子里。他是我的本家,比我长一辈,应该称之曰“四叔”,是一个讲理学的老监生。他比先前并没有什么大改变,单是老了些,但也还末留胡子,一见面是寒暄,寒暄之后说我“胖了”,说我 “胖了”之后即大骂其新党。但我知道,这并非借题在骂我:因为他所骂的还是康有为。但是,谈话是总不投机的了,于是不多久,我便一个人剩在书房里。
( ?1 I+ M" h8 z6 \' m, ]8 ~0 D( G& |; \4 ]( }% H& y+ W& O
第二天我起得很迟,午饭之后,出去看了几个本家和朋友;第三天也照样。他们也都没有什么大改 变,单是老了些;家中却一律忙,都在准备着“祝福”。这是鲁镇年终的大典,致敬尽礼,迎接福神,拜求来年一年中的好运气的。杀鸡,宰鹅,买猪肉,用心细细 的洗,女人的臂膊都在水里浸得通红,有的还带着绞丝银镯子。煮熟之后,横七竖八的插些筷子在这类东西上,可就称为“福礼”了,五更天陈列起来,并且点上香 烛,恭请福神们来享用,拜的却只限于男人,拜完自然仍然是放爆竹。年年如此,家家如此,——只要买得起福礼和爆竹之类的——今年自然也如此。天色愈阴暗了,下午竟下起雪来,雪花大的有梅花那么大,满天飞舞,夹着烟霭和忙碌的气色,将鲁镇乱成一团糟。我回到四叔的书房里时,瓦楞上已经雪白,房里也映得较光明,极分明的显出壁上挂着的朱拓的大“寿”字,陈抟老祖写的,一边的对联已经脱落,松松的卷了放在长桌上,一边的还在,道是“事理通达心气和平”。我又无聊赖的到窗下的案头去一翻,只见一堆似乎未必完全的《康熙字典》,一部《近思录集注》和一部《四书衬》。无论如何,我明天决计要走了。
% g9 D  U9 i; T# u4 f5 B# [7 i: B+ d1 |$ ^4 i0 a
况且,一直到昨天遇见祥林嫂的事,也就使我不能安住。那是下午,我到镇的东头访过一个朋友,走 出来,就在河边遇见她;而且见她瞪着的眼睛的视线,就知道明明是向我走来的。我这回在鲁镇所见的人们中,改变之大,可以说无过于她的了:五年前的花白的头 发,即今已经全白,全不像四十上下的人;脸上瘦削不堪,黄中带黑,而且消尽了先前悲哀的神色,仿佛是木刻似的;只有那眼珠间或一轮,还可以表示她是一个活物。她一手提着竹篮。内中一个破碗,空的;一手拄着一支比她更长的竹竿,下端开了裂:她分明已经纯乎是一个乞丐了。
( d4 R& a0 j+ T4 ]# U5 A+ Y- _  \1 B' @. N# B, x1 z+ g3 m
我就站住,豫备她来讨钱。- ^" J" ?. Y  v/ z# [

3 z' u% y& q: b2 H“你回来了?”她先这样问。% W. R+ ^  _$ R; o/ \" G! ]9 Z; Y
- }1 c' n4 L- U+ S& m5 J, _
“是的。”
. n( R5 X5 ]* S! y# Y6 Z5 R1 W/ t5 u+ ^1 B/ }
“这正好。你是识字的,又是出门人,见识得多。我正要问你一件事——”她那没有精采的眼睛忽然发光了。
- t0 M1 |1 W6 L7 h1 Z" @5 p, `5 ?; R. X5 |  ^
我万料不到她却说出这样的话来,诧异的站着。4 v( y' A& D& k2 D3 K+ p+ j- f

# a9 c& I8 w; v6 @2 R3 u+ K& e9 K% ?: E2 Y# v7 m( X. s; T1 ?9 _
5 F( o) h7 p' k7 o2 q9 o! _
“就是——”她走近两步,放低了声音,极秘密似的切切的说,“一个人死了之后,究竟有没有魂灵的?”6 R) ~0 u( u5 j% X! m* U7 ^

( W" U1 T) _2 u4 X我很悚然,一见她的眼盯着我的,背上也就遭了芒刺一般,比在学校里遇到不及豫防的临时考,教师 又偏是站在身旁的时候,惶急得多了。对于魂灵的有无,我自己是向来毫不介意的;但在此刻,怎样回答她好呢?我在极短期的踌躇中,想,这里的人照例相信鬼, 然而她,却疑惑了,——或者不如说希望:希望其有,又希望其无……,人何必增添末路的人的苦恼,一为她起见,不如说有罢。' z: j, c3 M* o% g, M

6 ?# N! d8 U; P# R“也许有罢,——我想。”我于是吞吞吐吐的说。5 _+ ~* ~0 n7 ^+ D
+ y  c7 h' h& z2 ]( o, c9 b4 H
“那么,也就有地狱了?”3 I. H; u. m# X$ ?% f6 {! `: N
+ S! X! s0 h3 a# k. ~4 A% D
“啊!地狱?”我很吃惊,只得支梧着,“地狱?——论理,就该也有。——然而也未必,……谁来管这等事……。”" u& Z9 E$ a; G9 E3 Z
# Y! F, I( ^4 o; Q6 R
“那么,死掉的一家的人,都能见面的?”" V/ Z4 d' p( V2 ?$ n
  k  w1 U+ W. P& e' c! L# _
“唉唉,见面不见面呢?……”这时我已知道自己也还是完全一个愚人,什么踌躇,什么计画,都挡不住三句问,我即刻胆怯起来了,便想全翻过先前的话来,“那是,……实在,我说不清……。其实,究竟有没有魂灵,我也说不清。”: q. a% t! w' O7 ]: u( A$ _) ^2 I
7 ?* C/ n  C0 f0 N' M% U9 k
我乘她不再紧接的问,迈开步便走,匆匆的逃回四叔的家中,心里很觉得不安逸。自己想,我这答话 怕于她有些危险。她大约因为在别人的祝福时候,感到自身的寂寞了,然而会不会含有别的什么意思的呢?——或者是有了什么豫感了?倘有别的意思,又因此发生 别的事,则我的答话委实该负若干的责任……。但随后也就自笑,觉得偶尔的事,本没有什么深意义,而我偏要细细推敲,正无怪教育家要说是生着神经病;而况明 明说过“说不清”,已经推翻了答话的全局,即使发生什么事,于我也毫无关系了。
% U$ m6 O' p) X
8 S' Q4 w- x0 Z“说不清”是一句极有用的话。不更事的勇敢的少年,往往敢于给人解决疑问,选定医生,万一结果不佳,大抵反成了怨府,然而一用这说不清来作结束,便事事逍遥自在了。我在这时,更感到这一句话的必要,即使和讨饭的女人说话,也是万不可省的。
1 N/ ]) o3 E5 T  |5 D3 B! o. q4 m/ f) u% k( y+ ]
但是我总觉得不安,过了一夜,也仍然时时记忆起来,仿佛怀着什么不祥的豫感,在阴沉的雪天里,在无聊的书房里,这不安愈加强烈了。不如走罢,明天进城去。福兴楼的清炖鱼翅,一元一大盘,价廉物美,现在不知增价了否?往日同游的朋友,虽然已经云散,然而鱼翅是不可不吃的,即使只有我一个……。无论如何,我明天决计要走了。4 `! c: U% E- A* t- a

% m. S( c3 Q0 P我因为常见些但愿不如所料,以为未毕竟如所料的事,却每每恰如所料的起来,所以很恐怕这事也一律。果然,特别的情形开始了。傍晚,我竟听到有些人聚在内室里谈话,仿佛议论什么事似的,但不一会,说话声也就止了,只有四叔且走而且高声的说:“不早不迟,偏偏要在这时候——这就可见是一个谬种!”(由于字数限制,余下内容见评论区)7 k! \0 {6 ^+ Q# E! m8 G: n

6 q5 H$ L0 Q& `9 y) T( L1 L
8 {$ Y3 ]8 ^: i; m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6 18:48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先是诧异,接着是很不安,似乎这话于我有关系。试望门外,谁也没有。好容易待到晚饭前他们的短工来冲茶,我才得了打听消息的机会。
: A  v  C( u! E  J0 Z/ P& t: f4 P3 Z# K( q+ r, r
“刚才,四老爷和谁生气呢?”我问。
9 e% l5 B# J2 E3 b: I( |3 X0 Y0 f8 z: }+ F* H3 X
“还不是和祥林嫂?”那短工简捷的说。. ~; D1 O% |. l! r. i

6 G3 d- j1 }/ }2 B$ G, I" m7 G“祥林嫂?怎么了?”我又赶紧的问。
, E" D9 a  J5 U! Y: J) ~
! e% D! e2 d$ W( Q“老了。”
5 c5 }9 `' e) T2 m- B  B/ v* y
' b& v4 K$ f3 h8 Q“死了?”我的心突然紧缩,几乎跳起来,脸上大约也变了色,但他始终没有抬头,所以全不觉。我也就镇定了自己,接着问:“什么时候死的?”
1 R" f3 K0 X+ @: J
; L" }0 _- N9 [( L“什么时候?——昨天夜里,或者就是今天罢。——我说不清。”
. ~: w0 Z; {' O$ ]. {4 ~# L! A' ~8 ]* r
“怎么死的?”* }) f+ q: U6 q( x# i0 j
  N- y9 T" q; x* q& _. K# N1 C* Q6 u
“怎么死的?——还不是穷死的?”他淡然的回答,仍然没有抬头向我看,出去了。   8 t( D2 A- ~3 E! V  O  k
, D9 B8 f1 o* k" c- _4 z1 e& u$ Z, G
然而我的惊惶却不过暂时的事,随着就觉得要来的事,已经过去,并不必仰仗我自己的“说不清”和 他之所谓“穷死的”的宽慰,心地已经渐渐轻松;不过偶然之间,还似乎有些负疚。晚饭摆出来了,四叔俨然的陪着。我也还想打听些关于祥林嫂的消息,但知道他 虽然读过“鬼神者二气之良能也”,而忌讳仍然极多,当临近祝福时候,是万不可提起死亡疾病之类的话的,倘不得已,就该用一种替代的隐语,可惜我又不知道, 因此屡次想问,而终于中止了。我从他俨然的脸色上,又忽而疑他正以为我不早不迟,偏要在这时候来打搅他,也是一个谬种,便立刻告诉他明天要离开鲁镇,进城 去,趁早放宽了他的心。他也不很留。这样闷闷的吃完了一餐饭。
7 U$ p- o" V2 d# t. C" L% n
7 {9 P) I/ O! R+ ]8 x# v0 P4 ]3 p冬季日短,又是雪天,夜色早已笼罩了全市镇。人们都在灯下匆忙,但窗外很寂静。雪花落在积得厚厚的雪褥上面,听去似乎瑟瑟有声,使人更加感得沉寂。我独坐在发出黄光的莱油灯下,想,这百无聊赖的祥林嫂,被人们弃在尘芥堆中的,看得厌倦了的陈旧的玩物,先前还将形骸露在尘芥里,从活得有趣的人们看来,恐怕要怪讶她何以还要存在,现在总算被无常打扫得于干净净了。魂灵的有无,我不知道;然而在现世,则无聊生者不生,即使厌见者不见,为人为己,也还都不错。我静听着窗外似乎瑟瑟作响的雪花声,一面想,反而渐渐的舒畅起来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6 18:48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然而先前所见所闻的她的半生事迹的断片,至此也联成一片了。
1 K. J2 O, ?! o! o- Y1 U/ [4 z' g& l( k0 R7 A& c# b% u
她不是鲁镇人。有一年的冬初,四叔家里要换女工,做中人的卫老婆子带她进来了,头上扎着白头 绳,乌裙,蓝夹袄,月白背心,年纪大约二十六七,脸色青黄,但两颊却还是红的。卫老婆子叫她祥林嫂,说是自己母家的邻舍,死了当家人,所以出来做工了。四 叔皱了皱眉,四婶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,是在讨厌她是一个寡妇。但是她模样还周正,手脚都壮大,又只是顺着眼,不开一句口,很像一个安分耐劳的人,便不管四 叔的皱眉,将她留下了。试工期内,她整天的做,似乎闲着就无聊,又有力,简直抵得过一个男子,所以第三天就定局,每月工钱五百文。$ V  O3 k1 n/ ^. e; H" J6 X

- d( P0 G0 P! S- W% U% K大家都叫她祥林嫂;没问她姓什么,但中人是卫家山人,既说是邻居,那大概也就姓卫了。她不很爱 说话,别人问了才回答,答的也不多。直到十几天之后,这才陆续的知道她家里还有严厉的婆婆;一个小叔子,十多岁,能打柴了;她是春天没了丈夫的;他本来也打柴为生,比她小十岁:大家所知道的就只是这一点。# V- L6 p" z  M( v7 [" p: [
1 h6 r' e0 Y  ^- }+ b
日子很快的过去了,她的做工却丝毫没有懈,食物不论,力气是不惜的。人们都说鲁四老爷家里雇着了女工,实在比勤快的男人还勤快。到年底,扫尘,洗地,杀鸡,宰鹅,彻夜的煮福礼,全是一人担当,竟没有添短工。然而她反满足,口角边渐渐的有了笑影,脸上也白胖了。
/ `2 ^: o5 X  E3 i  y, J
( v: [# J! y# a6 s5 {; x/ _" _8 t新年才过,她从河边掏米回来时,忽而失了色,说刚才远远地看见几个男人在对岸徘徊,很像夫家的堂伯,恐怕是正在寻她而来的。四婶很惊疑,打听底细,她又不说。四叔一知道,就皱一皱眉,道:“这不好。恐怕她是逃出来的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6 18:48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她诚然是逃出来的,不多久,这推想就证实了。- N) y# P; Y  Z1 K9 @- I( q

1 O' d+ {) X7 r; O/ }9 Z. z& p此后大约十几天,大家正已渐渐忘却了先前的事,卫老婆子忽而带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进来了,说那是详林嫂的婆婆。那女人虽是山里人模样,然而应酬很从容,说话也能干,寒暄之后,就赔罪,说她特来叫她的儿媳回家去,因为开春事务忙,而家中只有老的和小的,人手不够了。
( E8 [  x& Q1 z- m. M/ r' Y1 M2 t% B$ |: `
“既是她的婆婆要她回去,那有什么话可说呢。”四叔说。% U8 c- v. V( y$ g0 ?# R& b( y

, N7 V6 X3 d$ {- d7 v( `于是算清了工钱,一共一千七百五十文,她全存在主人家,一文也还没有用,便都交给她的婆婆。那女人又取了衣服,道过谢,出去了。其时已经是正午。
; ]7 W! f4 Q) x# F: g4 r5 z0 D# z' v' [; h2 _1 w
“阿呀,米呢?祥林嫂不是去淘米的么?……”好一会,四婶这才惊叫起来。她大约有些饿,记得午饭了。
* V. ~$ S" j( p& H/ k- B- c; f+ w4 B2 E# {
于是大家分头寻淘箩。她先到厨下,次到堂前,后到卧房,全不见掏箩的影子。四叔踱出门外,也不见,一直到河边,才见平平正正的放在岸上,旁边还有一株菜。. \! O. Y1 L0 w5 k7 l

' x& ]4 z) x# v+ F看见的人报告说,河里面上午就泊了一只白篷船,篷是全盖起来的,不知道什么人在里面,但事前也 没有人去理会他。待到祥林嫂出来掏米,刚刚要跪下去,那船里便突然跳出两个男人来,像是山里人,一个抱住她,一个帮着,拖进船去了。祥林嫂还哭喊了几声, 此后便再没有什么声息,大约给用什么堵住了罢。接着就走上两个女人来,一个不认识,一个就是卫老婆子。窥探舱里,不很分明,她像是捆了躺在船板上。
3 S" Q. C# J& O( v" d& t& t- x0 E
“可恶!然而……。”四叔说。- f3 q/ X) E# M) W# w- n

, }- U4 c$ c# a- b% r8 v# k这一天是四婶自己煮中饭;他们的儿子阿牛烧火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6 18:48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午饭之后,卫老婆子又来了。: |" H, G! u, a1 F2 h- @, q9 @

4 I! i" ]2 G# ^( C+ U% B/ C4 q“可恶!”四叔说。2 R# `7 }) ?6 g
( N5 Q0 M- Y8 R! E' Y& `
“你是什么意思?亏你还会再来见我们。”四婶洗着碗,一见面就愤愤的说,“你自己荐她来,又合伙劫她去,闹得沸反盈天的,大家看了成个什么样子?你拿我们家里开玩笑么?”
( j/ n1 b8 P9 ~* [6 ^8 M- Y
9 L; V& u; _- J2 \“阿呀阿呀,我真上当。我这回,就是为此特地来说说清楚的。她来求我荐地方,我那里料得到是瞒着她的婆婆的呢。对不起,四老爷,四太太。总是我老发昏不小心,对不起主顾。幸而府上是向来宽洪大量,不肯和小人计较的。这回我一定荐一个好的来折罪……。”
9 p/ k) M7 B8 l3 \
; q0 \; P* f$ B4 {“然而……。”四叔说。
1 T* G9 T# X- H/ L8 O3 \! Z. [- y* {
于是祥林嫂事件便告终结,不久也就忘却了。! J- Q: ?9 m- B1 l6 e

4 u+ g4 M: ~' n$ @只有四婶,因为后来雇用的女工,大抵非懒即馋,或者馋而且懒,左右不如意,所以也还提起祥林嫂。每当这些时候,她往往自言自语的说,“她现在不知道怎么佯了?”意思是希望她再来。但到第二年的新正,她也就绝了望。
. _! S/ ?; Y/ l* Q' J, B
- ^7 e& v3 @  |8 e6 M& g新正将尽,卫老婆子来拜年了,已经喝得醉醺醺的,自说因为回了一趟卫家山的娘家,住下几天,所以来得迟了。她们问答之间,自然就谈到祥林嫂。) N" L9 ^, H5 Q% U$ F: m; B
0 _- R# v# F4 j9 ]
“她么?”卫若婆子高兴的说,“现在是交了好运了。她婆婆来抓她回去的时候,是早已许给了贺家坳的贺老六的,所以回家之后不几天,也就装在花轿里抬去了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6 18:49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阿呀,这样的婆婆!……”四婶惊奇的说。! ~" }& ~5 e2 x5 U2 U7 j

2 j, P/ A$ k. q3 s! H6 B“阿呀,我的太太!你真是大户人家的太太的话。我们山里人,小户人家,这算得什么?她有小叔子,也得娶老婆。不嫁了她,那有这一注钱来做聘礼?他的婆婆倒是精明强干的女人呵,很有打算,所以就将她嫁到山里去。倘许给本村人,财礼就不多;唯独肯嫁进深山野坳里去的女人少,所以她就到手了八十千。现在第二个儿子的媳妇也娶进了,财礼花了五十,除去办喜事的费用,还剩十多千。吓,你看,这多么好打算?……”
# ~; ^* E, a2 K) D) V
9 Z- w- s0 Q. X! Z- x/ T“祥林嫂竟肯依?……”
! {1 q1 _3 t: M) c9 w8 R. B8 v$ R  }: v5 C( q* Z
“这有什么依不依。——闹是谁也总要闹一闹的,只要用绳子一捆,塞在花轿里,抬到男家,捺上花冠,拜堂,关上房门,就完事了。可是祥林嫂真出格,听说那时实在闹得利害,大家还都说大约因为在念书人家做过事,所以与众不同呢。太太,我们见得多了:回头人出嫁,哭喊的也有,说要寻死觅活的也有,抬到男家闹得拜不成天地的也有,连花烛都砸了的也有。祥林嫂可是异乎寻常,他们说她一路只是嚎,骂,抬到贺家坳,喉咙已经全哑了。拉出轿来,两个男人和她的小叔子使劲的捺住她也还拜不成天地。他们一不小心,一松手,阿呀,阿弥陀佛,她就一头撞在香案角上,头上碰了一个大窟窿,鲜血直流,用了两把香灰,包上两块红布还止不住血呢。直到七手八脚的将她和男人反关在新房里,还是骂,阿呀呀,这真是……。”她摇一摇头,顺下眼睛,不说了。
; o9 h7 Q6 t1 g! F, e2 q9 }+ h* n5 D1 A* j5 R
“后来怎么样呢?”四婢还问。% P5 V' T4 t3 b" m: N+ j! r3 H
5 g3 V- U. J! R0 d( l6 F
“听说第二天也没有起来。”她抬起眼来说。
% |7 x; Z+ s2 [0 k
6 y/ S* w8 m; ?“后来呢?”$ p2 `3 \7 X6 R! Z' c

2 l$ i8 [- B; ~/ |& k“后来?——起来了。她到年底就生了一个孩子,男的,新年就两岁了。我在娘家这几天,就有人到贺家坳去,回来说看见他们娘儿俩,母亲也胖,儿子也胖;上头又没有婆婆,男人所有的是力气,会做活;房子是自家的。——唉唉,她真是交了好运了。”
. }1 N- R; y0 j4 L( }, ~5 {: s' f2 H/ U2 L5 I% c$ q4 B4 V, w
从此之后,四婶也就不再提起祥林嫂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6 18:49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但有一年的秋季,大约是得到祥林嫂好运的消息之后的又过了两个新年,她竟又站在四叔家的堂前 了。桌上放着一个荸荠式的圆篮,檐下一个小铺盖。她仍然头上扎着白头绳,乌裙,蓝夹祆,月白背心,脸色青黄,只是两颊上已经消失了血色,顺着眼,眼角上带 些泪痕,眼光也没有先前那样精神了。而且仍然是卫老婆子领着,显出慈悲模样,絮絮的对四婶说:   “……这实在是叫作‘天有不测风云’, 她的男人是坚实人,谁知道年纪轻轻,就会断送在伤寒上?本来已经好了的,吃了一碗冷饭,复发了。幸亏有儿子;她又能做,打柴摘茶养蚕都来得,本来还可以守 着,谁知道那孩子又会给狼衔去的呢?春天快完了,村上倒反来了狼,谁料到?现在她只剩了一个光身了。大伯来收屋,又赶她。她真是走投无路了,只好来求老主人。好在她现在已经再没有什么牵挂,太太家里又凑巧要换人,所以我就领她来。——我想,熟门熟路,比生手实在好得多……。”
4 _5 o, W# [/ b. d8 K% j! ]) c
# \. P9 {- j  ?7 G“我真傻,真的,”祥林嫂抬起她没有神采的眼睛来,接着说。“我单知道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山坳里 没有食吃,会到村里来;我不知道春天也会有。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,拿小篮盛了一篮豆,叫我们的阿毛坐在门槛上剥豆去。他是很听话的,我的话句句听;他出 去了。我就在屋后劈柴,掏米,米下了锅,要蒸豆。我叫阿毛,没有应,出去口看,只见豆撒得一地,没有我们的阿毛了。他是不到别家去玩的;各处去一问,果然 没有。我急了,央人出去寻。直到下半天,寻来寻去寻到山坳里,看见刺柴上桂着一只他的小鞋。大家都说,糟了,怕是遭了狼了。再进去;他果然躺在草窠里,肚里的五脏已经都给吃空了,手上还紧紧的捏着那只小篮呢。……”她接着但是呜咽,说不出成句的话来。
. B- W  f: X8 z, j' D
! r  @& f% d- L& m四婶起刻还踌躇,待到听完她自己的话,眼圈就有些红了。她想了一想,便教拿圆篮和铺盖到下房去。卫老婆子仿佛卸了一肩重担似的嘘一口气;祥林嫂比初来时候神气舒畅些,不待指引,自己驯熟的安放了铺盖。她从此又在鲁镇做女工了。- e3 x) r* l- q" |% @, T  J

+ O4 N- L9 @3 I3 o2 U2 j- h, h! Y大家仍然叫她祥林嫂。
9 W  v3 H4 ?1 F6 {8 h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6 18:49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然而这一回,她的境遇却改变得非常大。上工之后的两三天,主人们就觉得她手脚已没有先前一样灵 活,记性也坏得多,死尸似的脸上又整日没有笑影,四婶的口气上,已颇有些不满了。当她初到的时候,四叔虽然照例皱过眉,但鉴于向来雇用女工之难,也就并不 大反对,只是暗暗地告诫四姑说,这种人虽然似乎很可怜,但是败坏风俗的,用她帮忙还可以,祭祀时候可用不着她沾手,一切饭莱,只好自已做,否则,不干不 净,祖宗是不吃的。   
7 `) }# r3 F  L! B+ a/ y( A! o8 J% I- F+ R0 |& h& J0 y6 I
四叔家里最重大的事件是祭祀,祥林嫂先前最忙的时候也就是祭祀,这回她却清闲了。桌子放在堂中央,系上桌帏,她还记得照旧的去分配酒杯和筷子。1 u7 f. B0 s$ b. d5 ]2 o0 n2 [

* I4 y5 ^( D0 p" A“祥林嫂,你放着罢!我来摆。”四婶慌忙的说。
  A" J( G! i$ ]. e* _2 {) ]; @" `( [% I/ l: m, S  n* w
她讪讪的缩了手,又去取烛台。
2 x, M& w; ]' I  o" ~- D
/ ^6 k- C, |8 b6 \- Z- O: d/ N% d" f“祥林嫂,你放着罢!我来拿。”四婶又慌忙的说。
8 \0 i2 s; X1 q1 Y! q1 H' F3 }4 k0 H( C& c% {6 _$ A+ j1 e  R
她转了几个圆圈,终于没有事情做,只得疑惑的走开。她在这一天可做的事是不过坐在灶下烧火。   & C2 y) X3 l. k5 H  A

  {0 |8 k8 b. ^, V镇上的人们也仍然叫她祥林嫂,但音调和先前很不同;也还和她讲话,但笑容却冷冷的了。她全不理会那些事,只是直着眼睛,和大家讲她自己日夜不忘的故事: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6 18:50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我真傻,真的,”她说,“我单知道雪天是野兽在深山里没有食吃,会到村里来;我不知道春天也 会有。我一大早起来就开了门,拿小篮盛了一篮豆,叫我们的阿毛坐在门槛上剥豆去。他是很听话的孩子,我的话句句听;他就出去了。我就在屋后劈柴,淘米,米 下了锅,打算蒸豆。我叫,‘阿毛!’没有应。出去一看,只见豆撒得满地,没有我们的阿毛了。各处去一问,都没有。我急了,央人去寻去。直到下半天,几个人 寻到山坳里,看见刺柴上挂着一只他的小鞋。大家都说,完了,怕是遭了狼了;再进去;果然,他躺在草窠里,肚里的五脏已经都给吃空了,可怜他手里还紧紧的捏 着那只小篮呢。……”她于是淌下眼泪来,声音也呜咽了。   
* B: Y( p6 t. s  N$ K$ l9 |& m! m% _+ K2 ^
这故事倒颇有效,男人听到这里,往往敛起笑容,没趣的走了开去;女人们却不独宽恕了她似的,脸 上立刻改换了鄙薄的神气,还要陪出许多眼泪来。有些老女人没有在街头听到她的话,便特意寻来,要听她这一段悲惨的故事。直到她说到呜咽,她们也就一齐流下 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泪,叹息一番,满足的去了,一面还纷纷的评论着。   
1 z4 {+ U, m5 z4 }+ G
7 z* Q7 M8 |  c; h, D她就只是反复的向人说她悲惨的故事,常常引住了三五个人来听她。但不久,大家也都听得纯熟了,便是最慈悲的念佛的老太太们,眼里也再不见有一点泪的痕迹。后来全镇的人们几乎都能背诵她的话,一听到就烦厌得头痛。   ' m) G  C. P& N$ P. h" H

% m6 N, p, w, j3 H' S2 K4 C" ]9 E“我真傻,真的,”她开首说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12-6 18:51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是的,你是单知道雪天野兽在深山里没有食吃,才会到村里来的。”他们立即打断她的话,走开去了。   她张着口怔怔的站着,直着眼睛看他们,接着也就走了,似乎自己也觉得没趣。但她还妄想,希图从别的事,如小篮,豆,别人的孩子上,引出她的阿毛的故事来。倘一看见两三岁的小孩子,她就说:“唉唉,我们的阿毛如果还在,也就有这么大了……”- g0 M$ f# Q& {5 g& D+ d1 A5 y6 X

6 k& p. o# l* t3 M# K孩子看见她的眼光就吃惊,牵着母亲的衣襟催她走。于是又只剩下她一个,终于没趣的也走了,后来大家又都知道了她的脾气,只要有孩子在眼前,便似笑非笑的先问她,道:“祥林嫂,你们的阿毛如果还在,不是也就有这么大了么?”
( k, t( E2 U# u% I" d" }9 K, N* _" F  [* i% u4 E/ T
她未必知道她的悲哀经大家咀嚼赏鉴了许多天,早已成为渣滓,只值得烦厌和唾弃;但从人们的笑影上,也仿佛觉得这又冷又尖,自己再没有开口的必要了。她单是一瞥他们,并不回答一句话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