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随笔散文 雪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3-12-4 15:29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这是中国千千万万个小镇中的一个,普通的不能再普通。一条二级公路横穿小镇,各种店铺傍路而坐。这是小镇唯一一条大道,长不过几百米,来自远方的汽车,一眨眼的功夫,就能从这一头驶到那一头,然后消失在尽头。
! N+ N/ H; O' W+ d9 P* R. s5 \% c2 T" ]' }' x
路上行人很少,偶尔见到两三人百无聊赖地走在路上,他们一直沿着大道往前挪步。偶尔会有农用车慢悠悠地驶过,或是停在银行门前,下来个人,慢条斯理地走进银行,过了好一会儿才出来,爬上车子,屁股黑烟一冒,又慢悠悠地消失在路的尽头。8 s/ e( E8 T4 x5 z  @' e

' |" y5 u6 Z: b- j8 ]/ D& z时令已过大雪,树木或是脱去了叶片,静静的熟睡;或是变得一片死灰,偶尔吹过一阵风,枝叶才跟着颤抖几下。街上的行人愈发少了,偶尔见到个把人,他们要么把双手揣进兜里,要么戴着手套不停的搓着,慢悠悠地往前走。& e+ b( a+ @" C7 B0 d) F- `

& u* L- [0 j6 n* l) p: m# c5 M0 B小镇突然就下雪了,这对小镇的人们来说,并不新奇,小镇每年都会下雪的。一夜之间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原本枯寂的树木银装素裹,稀稀拉拉的露出几条灰黑色。大道一片白雪茫茫,四条脏兮兮的车辙印弯弯曲曲的向尽头延伸而去。鹅毛般大小的雪花瓣乐不可支的纷飞,似乎想要掩住那碾压过的痕迹,使这幅美丽的画卷看起来更加协调。然而,还未等痕迹抹去,又有汽车飞驰而过,消失在路的尽头,让刚刚掩盖的痕迹再度重现。这几条很痕迹就像不可治愈的伤痕,似乎永没有愈合的一刻。
% X, m; K, v# C* u% J* L( j8 c
0 c% ^' y5 U5 F# X, N早晨小镇还是死一般沉寂,除了汽车呼啸而过,车轮碾压雪水的声音向远方传开来,就数雪花最为张狂。可你以为这小镇真的只剩下白了么?
. X/ L: O& F; `/ e* f$ \! G
  E- Q8 w4 Y! r8 z* @7 O4 w# g! j7 A9 u在小镇西边一公里处,有一所初级中学。此时的校园里,已是炸开了花。操场上,宿舍楼前,教学楼前,厕所前……几乎所有露着洁白的地方,都有孩子们的影子。# C2 C4 m( V) ^! _( F( o6 ^
/ F4 V: H8 D0 u/ s/ I  p, V# I
时间正是12点多,同学们匆匆吃完饭,洗了碗筷,火急火燎的冲进雪地里,兴奋的玩起雪来。打雪仗、堆雪人、滚雪球,有的同学甚至在雪地上打滚,不时传来一阵阵欢笑声。一片片皎洁,在孩子们的脚下,渐渐都变了颜色。# U9 g: z- h7 A
3 C& |" E6 [/ M0 U$ ^
几名同学向教学楼跑去,接着,三三两两的同学也纷纷向教学楼的方向走。7 Y1 C3 Q" s' X: g4 f

$ Z8 m; l9 w  g2 D" E落彬静静的坐在座位上,望着雪地里的同学发呆。今年刚满14岁的他经历了小升初,被分在了38班。这是个校长都表扬的班级,落彬为自己进入这样的班级感到骄傲。
( P) k0 c/ I, L! k) w) F
6 }/ c, H' m, N! t! b" t5 n( b( l" C也许是落彬实在太安静了,同桌换了一个又一个,却都是女生。那些其他男生不愿意同为一桌的丑女生,那些比男生还男生的女生,大都和落彬做过同桌。落彬对此毫无怨言,也不会像其他男生那样,发发牢骚。4 ^/ R+ Q" ?$ I! s

$ `* V8 b0 Z- R8 `0 j% ?( {& q这段时间,老师又将落彬调到了第一排,和一名成绩好却长的不咋样的女生同桌。从落彬的角度透过教室门望去,正好能看到37班教室的前几排,这几排全是女生。  L* c8 Z, j) F" g* P

' _6 ~. T$ [- ~; I7 a; R( s这时,“嗖”的一团雪球飞了过来,落彬头一偏,雪球从落彬耳边飞过,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,砸在后排桌子上,碎成小雪块,散落一桌子。桌子的“主人”还在雪地里玩,并不知道有雪球砸在了自己的“领地”。& O( f9 }5 t! Y  R  c$ C- {
% ^6 [& j$ Y; [. a9 k
这时,又有一团雪球“嗖”的飞了进来,落彬本还想偏头躲过,不想,雪球还是打在落彬的额头上。“啪”的碎成雪块,散落了落彬一身。落彬向门口望去,顺手抹去了脸上的雪粒。5 p" a6 D0 Z& S% v9 A3 c# N

+ [, A6 E, k/ q; K5 E; i原来是同班的小张故意向落彬投来的雪球,此时,小张正在门外看着落彬发笑。落彬看着小张,有些生气,但也只好用无奈的笑来回应。
& c. l' X7 f& N9 V0 ^- F0 l( j6 h5 c9 t6 W' j, |3 x
小张是落彬的同班同学,早在小学二年级,就已经在一起上学了。落彬并不知道小张对他有意,这是后来才知道的。小张长的很一般,成绩也不是很好,之所以和落彬比较好玩,完全是落彬对待谁都是一副和善的态度。& q/ Y+ f& r5 \/ ^- N( Q

8 U0 D/ O  C$ [9 d这不是第一次下雪,在落彬的记忆里,每年都会下雪。还记得小时候,落彬和哥哥姐姐一起玩雪,那时候他们还不知道打雪仗、堆雪人和滚雪球的玩法,只是看着这洁白无瑕的地毯,就想上去打个滚,享受这洁白的柔软。就这样,在雪地里打滚,抓起雪花塞进嘴里,又在父亲的呵斥声中,吐出来。当在雪地里玩累了,就湿漉漉的溜进小屋,把两只冻得通红的小手放在火苗旁,烤着。暖意爬满小手,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如针扎般的疼痛,这种疼痛感一会儿就消失了。待到疼痛感消失,手也就彻底暖和了。
( l# }7 I# B: V: }& z$ e% r' ]) w; _$ Z& B( j7 M
窗外,飘零的雪花已小了些许,却一忽儿就闪过了落彬的视线。犹如羞涩的小姑娘,拼命躲开落彬的视线。; L5 j% O' ^% [+ K. y2 o9 m( r
+ c0 [( K9 \: m! q
“叮铃铃”,一阵急促的上课铃声响起,老师夹着课本走了进来……( A  N6 Y4 W3 b1 c" F
6 B( q! N# h9 X! j' o4 e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